当前位置:主页 > 建站知识 > 软件开发 >

“谈判药价”卡在半空?10月底前国家谈判药品或被纳入新农合报销

发布时间:2021-09-05 07:15   浏览次数:次   作者:yabo官方网站
本文摘要:向社会公布最初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的5个月后,国家卫生计划委员会联合财政部发出通知,要求各地根据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及时调整新农协的清算药品目录,在2016年10月底之前将国家谈判药品纳入新农协的清算药品目录。今年5月,第一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公布,慢性乙型肝炎一线治疗药物为诺福韦酯、非小细胞肺癌靶向治疗药物埃克替尼和吉非替尼3种药物价格下降幅度分别为67%、54%、55%,下降幅度均为半数。

yabo官方网站

向社会公布最初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的5个月后,国家卫生计划委员会联合财政部发出通知,要求各地根据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及时调整新农协的清算药品目录,在2016年10月底之前将国家谈判药品纳入新农协的清算药品目录。今年5月,第一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公布,慢性乙型肝炎一线治疗药物为诺福韦酯、非小细胞肺癌靶向治疗药物埃克替尼和吉非替尼3种药物价格下降幅度分别为67%、54%、55%,下降幅度均为半数。同时,国家卫生计划委员会、人社部、食品药品监督总局等7个部门要求各地在6月末之前在网上购买,不允许医院进行二次谈判,与医疗保险有关。

到去年为止,中国一直实施原研究药物的自主定价政策,但实践中出现了很多问题,特别是腐败和天价药物最受到谴责。由于市场竞争不足,专利药和独家生产药(专利期已过,但没有仿制药)药价高,患者使用负担重。

因此,药品定价改革逐渐成为共识。去年5月,国家发改委同卫计委、人社部等联合制定了《药品价格改革推进意见》,其中明确提出专利药品、独家生产药品,建立公开透明、多方参与的谈判机制形成价格。

去年10月,国家卫生计划委员会等16个部委建立了部门协调机制,组织了首次开展国家药品价格谈判试验。根据我国重大公共卫生和疾病预防治疗的药物需求,经专家论证,选择价格高、疾病负担重、患者受益明显的乙型肝炎、肺癌、多发性骨髓瘤等专利药品作为谈判试验药品,与有关企业进行多次谈判。根据公开资料,国家药品价格谈判采用医疗保险交换药品价格等方法,通过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合理降低专利药品价格,列入相关药品清算目录,促进药品企业降价市场,扩大销售量。

这样可以降低药价,不损害药企的利益。这是上述三种药物价格下跌幅度过半的谈判结果,该措施被认为是众多患者的福音,但药价下跌后,由于医疗保险的联系出现问题,各地实行差异,省间价格差异大,患者跨省购买药物。这是因为中国医疗保险基金由各地统一管理。

由于各地配资水平高低不一,报销政策难在国家层面一刀切。目前,国家药价谈判的具体医疗保险联系细则也是各地政府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指导下,根据自己的资金状况和实际用药需求进行测算和制定的,因此各地政策的出台时间和清算方式不同。据国家卫生计划委员会8月发表的消息,截至8月29日,药品谈判结果发表后,云南、海南等17个省完成了谈判药品和医疗保险的对接,在谈判结果发表之前,内蒙古、黑龙江、浙江、湖南、西藏、甘肃、青海、宁夏8个省已经将谈判药品纳入各种医疗保险合规费用范围。

这意味着到目前为止,全国有23个省区的患者可以享受这些药物的医疗保险清算。其中更值得注意的是,在谈判前,上述8个省将3种药物中的1种或2种纳入城镇职工、城镇居民和新农协的清算目录。

谈判后,除新疆实现三种药物基本医疗保险全面清算外,其他省市多只将药物纳入城镇职工保险、城镇居民保险、新农协中的一两种,部分地区只复盖三种药物。国家谈判药价难以落地的背后,被认为是卫生计划委员会和人社部门的锯齿战。

药价谈判遇到阻力的真正原因是,负责降价和负责购买的不是同一个人。具体来说,负责降价的是卫生计划委员会,负责购买的是人社部门,对于这个问题,江西省新馀市渝水区食品药品监督局党委书记公开指出。8月3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主管的《中国医疗保险》杂志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关于谈判药品全面纳入医疗保险,不要太着急的文章。

这被媒体普遍解读为人社部门谈判药价的态度。本文介绍,这些药品在国家卫生计划委员会的谈判中获得了低价,但获得低价并不意味着应该享受医疗保险。国家卫生计划委员会在谈判中可能使用了享受医疗保险的杀手,促进了制造商的降价,但是这个过程是否与医疗保险机构充分沟通,现在医疗保险部门的执行没有那么强大,不知道两个部门的事前沟通是否充分。

药品是否加入医疗保险看起来非常简单,背后有非常严格的评价过程。毕竟,医疗保险资金有限,每年医疗保险清算额与医疗保险资金大致平衡,医疗保险体系可能正常维持。如果不充分评价一种药品进入目录后可能发生的医疗费用,就容易改变医疗保险目录,对医疗保险资金安全明显不利。

因此,医疗保险部门在执行过程中不太积极,可以理解。国家卫生计划委员会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傅鸿鹏接受《展望东方周刊》指出,降价药物的具体应用状况缺乏总体计算方案,也是有关部门不能轻易将药品纳入医疗保险的原因之一。根据中国医疗保险管理政策,人社部作为医疗保险基金的主要管理者,必须最大限度地维持基金的可持续性。

清算方案不科学的话,医疗保险基金将来可能会负担不起。因此,有关部门对最初谈判药品的落地清算问题非常谨慎,可以理解,傅鸿鹏被称为。除了强调不要着急之外,《中国医疗保险》还在刊文中提出,新农协可以做探路石。

因为也包括在目录中,所以新农协对某种药品的支付资金镇居民的医疗保险费用要少得多。因此,本文认为使用资金相对较少的新农协尝试确实是安全的。

14日,卫生计划委员会发出的《通知》明显也打算以新农协为探路石。《通知》要求各地应根据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及时调整新农协清算药品目录,目标是在2016年10月底之前将国家谈判药品列入新农协清算药品目录。基金支出压力大的地区,可以选择一部分品种,也可以从大病保险开始。在将谈判药品纳入基本医疗保险的过程中,权利划分也是不可避免的问题。

中国医疗保险长期分疆治疗,国家卫生计划委员会和人社部分别负责基本医疗保险的不同部分,城镇职工保险、城镇居民保险管理权归人社部,国家卫生计划委员会负责新农协。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和新农协由个人费用和政府补助相结合,但由于管理部门不同,医疗费用、目录等各不相同,待遇有很大差异。近年来,为了提高运行效率,提高医疗保险制度的同一性,解决管理分裂和资源分散等问题,二保一体化的声音由来已久。

今年1月,国务院发表了《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整合意见》,其中提出了鼓励有条件的地区理顺医疗保险管理体制,统一医疗保险行政管理职能。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信息,到目前为止,全国20个省已经对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医疗保险制度进行了总体规划和部署,或者已经全面实现了整合。其中,天津、上海、浙江、山东、广东等大部分省份明确,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由人社部门管理。

9月30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了《2016年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调整工作计划(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计划),明确指出,对第一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相关的三种药品,考虑到临床需求和价格下降幅度,请专家重点考虑,以谈判决定的购买价格作为价格数据进行审查。方案表明,2016年底前完成医疗保险药品目录调整,2017年修改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管理方法,逐步建立规范药品目录动态调整机制。


本文关键词:yabo官方网站,“,谈判药价,”,卡在,半空,月底,前,国家,谈判

本文来源:yabo官方网站-www.opgroen.com